直播东方财经:市值曾一度有一万亿港元的差额。阿里巴巴和腾讯正在进入对方的腹地

2020-09-11 19:05  评论 0 条

“剪刀差”只发生在两个月内。今年6月23日,腾讯市值4.75万亿港元收复港股第一兄弟,阿里巴巴市值4.72万亿港元。但在7月7日,阿里巴巴的市值超过了腾讯的4.93万亿港元,达到4.99万亿港元。截至9月2日,阿里巴巴的市值为6.303万亿港元,在香港股市排名第一。腾讯的总市值为5.222万亿港元,两家公司的市值差距为1万亿港元。截至9月10日收盘,两地股市仍有近8,000亿港元的市值差距。

作为阿里巴巴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蚂蚁集团的上市放大了阿里巴巴和腾讯之间的估值差异。如果阿里巴巴上市,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排名将再次调整。

腾讯和阿里巴巴之间的博弈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双方都在进入对方的腹地。今年上半年,阿里巴巴的“三国战略版”游戏出现,腾讯开始专注于直播和电子商务。

除了蚂蚁金服即将上市,阿里巴巴目前的市值之所以高于腾讯,一方面是因为阿里巴巴的盈利表现更好,另一方面是因为投资者对公司未来前景的预期。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现,从2018财年(2017.4.1~2018.3.31)到2020财年,阿里巴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02.66亿元、3768.44亿元和5097.11亿元,同比增长58.12%和5097.11亿元。50.58%、35.26%;净利润640.93亿元、878.86亿元、1494.33亿元,分别增长46.75%、37.12%、70.03%。

2017年(2017.1.1 - 2017.12.31)至2019年,腾讯控股营业收入为230.14亿元、3126.94亿元、3772.89亿元,分别增长56.23%、31.38%和20.66%;分别为715.1亿元、787.19亿元和933.31亿元,分别增长74.01%、10.08%和18.54%。

在剥离业务方面,以阿里巴巴2020财年第一财季(2020.4.1~2020.6.30)为例。本季度以淘宝、天猫、本地生活为代表的核心业务收入占86.71%。其中,云计算收入占8.03%,数字媒体和娱乐收入占4.55%。腾讯中期报告显示,腾讯的b端业务约占26%,游戏业务约占57%,广告业务约占16%。

在未来发展道路,阿里巴巴的回答是:商业操作系统,基于阿里巴巴的20年的沉淀和阿里巴巴的商业操作系统,跨越多个业务部门在阿里巴巴的生态系统,导出一组数字能力的合作伙伴,以帮助品牌和零售商更好地实现数字转换。

回顾阿里商业版图的增长轨迹,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从1999年到2003年,借助互联网和中国外贸的快速增长,阿里巴巴的B2B业务达到了一个快速阶段。2003年至2011年,阿里巴巴推出淘宝、支付宝、阿里巴巴、阿里巴巴云、聚划算、全球速卖通等平台;收购雅虎中国资产,包括易购和3721;B2B平台阿里巴巴网络在香港上市上市;淘宝被拆除,成立了三家独立的公司:淘宝、淘宝商城(后更名为天猫)和一淘,以更准确有效地为网购者提供服务。

从2012年开始,阿里巴巴成功实现了从PC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型。公司在电子商务、支付金融、云计算、物流、娱乐等领域都做了大量的工作。它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数字基础设施提供商,并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数据帝国和生态系统。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数字化、在线化的无形触角正全面渗透至社会运行的每一个角落,尤其对于传染病引发的社会难题能起到很好的缓解和破解作用。

如果说投资者对于阿里数字化发展是一个中长期的愿景,那么蚂蚁集团上市是催化阿里巴巴股价近期上涨的事件因素。

招股书显示,早在2018年蚂蚁集团市值就已逼近“万亿帝国”。2018年7月,蚂蚁集团进行了境内融资,该次融资完成后,蚂蚁集团的投后估值约为人民币9600亿元。

“过去我们靠的是资产的抵押、质押去做贷款,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数据做贷款,等于说蚂蚁是吃了实体经济数字化的红利。实体经济的数字化把之前死的数据变成活的生产资料,可以给金融机构提供信用和信息,消除信息的不对称。”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员由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数据来自于场景、对客户服务的能力,企业对客户服务的能力越强,就会聚集越多的客户,其数据分析能力也会越强,再把数据能力转变为变现的能力,这就是科技的价值。

对腾讯而言,一直以来,增值服务是营收的主要贡献板块,包括网络游戏和社交网络。得益于疫情期间的“宅经济”红利,上半年腾讯的游戏业务增速创近两年来新高。

近几年腾讯一直在淡化自己的游戏公司标签,除了游戏行业严监管、不可控因素较多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游戏行业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用户增长规模在放缓,对于投资人而言,游戏业务在资本市场的天花板相对有限。尤其是被腾讯寄予希望的海外增量市场,也面临美国、印度等封禁政策挑战。

除此之外,在游戏市场腾讯还需要警惕新的对手,即以字节跳动为代表的新的游戏玩家,已经开始在自研、发行、渠道等多层面发力。如今移动游戏用户和短视频用户重合率已经高达82.5%,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短视频用户,同时也是游戏用户,背后的用户迁移风险也不容小觑。

这一隐忧在广告收入方面也有所体现。Q2腾讯网络广告收入185.52亿元,同比增长13%,而一季度网络广告业务增长率为32%。其中媒体广告收入32.9亿元,同比下降25%。除了广告市场的整体不景气外,可以看到广告主们越来越倾向于将广告预算投向转化率更高、更贴近交易的效果广告,例如电商直播带货、短视频广告等,这些并非腾讯目前所擅长的领域。

除了广告增速放缓,可以看到的是,微信用户在今年第一季度首次突破12亿人次后,第二季度环比仅微增0.3%,此外腾讯视频第二季度的付费用户数仅比第一季度增加200万。

值得玩味的是,今年上半年,腾讯与阿里业务互相进入对方腹地的动作越发明显。成立多年的阿里游戏上半年跑出了《三国志·战略版》游戏,腾讯则开始集中发力直播,推出小商店。这不仅仅是微信对于自身生态内私域流量的探索,

腾讯此时推出直播电商还来得及吗?目前仍是未知数。而作为腾讯未来20年的战略方向,产业互联网被提升至重要地位,这是一个与消费互联网存在诸多不同的产业,长期利益对腾讯来说是一个更稳妥的路径。

一位同样发力toB的互联网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说,toB业务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和过去互联网公司toC业务的赚钱方式有很大不同,仍需要时间看长线。

注:文章来自网络。

原油直播室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52jinch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