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富财经直播室:生物科技每年亏损10亿元而冲进港股,真正的控制者是“资本大师”吗?

2020-06-22 19:26  评论 0 条

生物技术(688177. sh)发表了一份声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6月16日晚和16日公司的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审议并批准了“建议在公司的发行H股和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及其相关账单,发行和上市的具体细节尚未确定。

今年2月21日,生物科技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技板块上市。股票价格在上市第一天上涨到78.00元,并在同一天以60.20元收盘。在第二个交易日,生物科技创下3.79%的单日最大跌幅。60.90,增长1.16%。

上述消息公布后,生物科技A股在6月17日和18日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其中,6月18日盘中最大跌幅达到8.75%。截至6月19日,生物科技报告56.20元,同比增长0.36%,营业额1.36亿元,成交率4.42%。

百奥泰科技板块发行6000万股。保荐人为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联合主承销商为广发证券有限公司和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有限公司。

生物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控股股东为七夕集团,持有公司1.6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5.1848%;实际控制人是易献忠、关玉婵、易良玉。该股份形式共同控制公司的总表决权为69.3111%。三人都是中国公民,在国外没有居留权。易显忠和关雨婵是夫妻关系。易献忠、关玉婵和易良玉分别是父子关系和母子关系。

生物科技是一家以创新药物和生物仿制药研发为核心的创新型生物制药企业。生物科技2月19日在科技板块上市的公告显示,公司此次融资总额为19.66亿元,净融资18.76亿元。生物科技2月16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计划融资20亿元,其中15.8亿元用于药品研发项目,1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3.2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百奥泰表示,在科技板发行募集的资金到位后,如果实际净募集的资金少于上述项目筹集资金的总需求,差额将由公司自有资金解决。

生物技术的上市费用的科学和技术委员会这一次8940.2万元人民币,中国国际金融公司,广发证券有限公司,有限公司,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有限公司有限公司收到了赞助商的承销费7780.3万元,安永华明会计师会计师获得3984400元人民币,和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获得1988000元人民币的律师。

2016 - 2019年,生物技术营业收入分别为2763.7万元、208.9万元、0亿元、7000万元;销售商品现金2221.68亿元,提供劳务现金201.04亿元,提供劳务现金0亿元。人民币1,72.92万元。

百奥泰表示,2019年公司没有药品销售收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亿元,这是与前一份临时技术转让协议中约定的工作内容完成最后阶段所对应的收入。

2016 - 2019年,生科岳母净利润分别为- 1.37亿元、- 2.36亿元、- 5.53亿元、- 10.2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分别为- 1.16亿元、- 2.37亿元、- 5.28亿元、- 5.98亿元。

4039/5000

生物技术公司表示,2019年上市公司应归属股东净利润为- 10.23亿元。与2018年相比,净损失有所增加。主要原因是随着公司研发项目的持续推进,研发费用和管理费用增加。这是由于公司2019年一次性确认股权激励费用人民币3.52亿元。

生物技术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报告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布的4月28日晚显示,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72.1万元,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归因于母亲-1.05亿元,并从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2.23 1亿元。

白敖泰表示,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9272.61亿元,主要是由于公司在报告期上市销售所致。

2016 - 2019年,生物技术研发费用分别为1.32亿元、2.37亿元、5.42亿元、6.37亿元;其中临床试验费用50401万元,技术服务费8153.8万元,技术服务费2.39亿元。, 2.69亿元;职工薪酬分别为2619.5万元、4729.2万元、6728.6万元、8907.4万元。

生物科技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在同一行业的平均研发投资为12.08亿元。

2016年至2018年,生物技术没有产生销售费用。2019年,销售费用1542.48亿元;其中,职工薪酬931.3万元,会议及培训费1958.3万元,差旅费234.5万元,商务招待费。116.5万元。

生物技术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只有少数偶尔报告期技术转让收入,没有每个报告期年底应收账款,存货主要用于研究和开发的原材料,所以报告期应收帐款周转率的计算速度,库存周转率和研发投资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不适用。

2016年至2019年,生物技术库存余额分别为213.68万元、787.29万元、367.15万元、4358.11万元。

生物科技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曾向控股股东免费借款。2016年至2019年1 - 6月,七西集团累计借款4.86亿元、1.27亿元、11.04亿元、1.64亿元。截至2019年3月31日,发行人已全部偿还上述金额。发行人向七夕集团借款,用于公司日常运营。七夕集团与发行方不同意发行方对上述资金援助必须支付利息,实际上并未支付利息。

上海证券交易所科技板块上市委员会要求该公司解释七喜集团的零利率借款是否违反了市场公平原则,是否低估了亏损,以及该交易是否对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构成了税务违规风险。

生物技术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发现,该公司受到了两次行政处罚。2016年1月26日,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黄埔分局发布《对遂宗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初字[2015]18-005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限公司实施项目在北Yaotianhe街和东兴业路2015年11月未经建设的“建筑工程许可”行为违反了第二条的规定“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41792元人民币的罚款。

2018年12月27日,国家税务总局广州开发区税务局发布了一份“税务行政处罚决定”(隋Kai风水Yisui[2018] 52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确定生物技术的存在不符合税收声明和代理在规定的期限内申报纳税材料,并依照本法第62条的规定“税收征管法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生物技术处以2000元的行政处罚。

根据每周对股市动态的分析,生物科技陷入了巨大的“围剿”之中。2019年11月7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已经批准Biod公司用于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牛皮癣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Adalimumab注射液(商标名:Gelile)的注册申请。该药是国内首个获批修美乐仿制药。生物科技董事长易显忠于2019年11月12日向媒体公开表示,凝胶的价格将低于2000元/支。按照这个价格,患者每年的治疗费约为6万元。

然而,2019年7月,生物科技的格洛里尚未获准上市,秀美乐积极在中国市场降价,企图“用襁褓勒死对手”。它在北京的投标价格从每台7600元下降到3160元,下降了58.40%。国内首次发出adalimumab价格战的信号。随后,秀美乐也在陕西省降价。秀美乐的降价举措无疑极大地削弱了Gloria-price的最大优势。

据《中国时报》报道,易先忠、关玉chan、易良宇通过间接持股,共同持有公司69.31%的股份,是生物技术的实际控制者。需要指出的是,易献忠和关雨婵是夫妻,易良玉是他们的儿子。这就是“彝族”。从易献忠的履历来看,早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之初,他就担任了公司董事长并一直延续至今。不难发现,彝族在医学上的雄心壮志早已存在。

2016年10月,易氏家族投资50亿元成立盛德医疗,拉开了医院布局扩张的序幕。彝族医院的疆域继续扩大。在生物科技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说明书两天后,盛德医药与泉州市罗江区人民政府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

一方面允许其制药公司通过IPO筹集资金,另一方面又斥巨资扩建医院,将易氏家族形容为资本运营大师一点也不夸张。Biotide与这些医院的联系是它在癌症领域开发的抗体药物,这一点已不再明显。

据《时代周刊》报道,易显忠本人并非医学专业人士,1982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广播系。1998年,当联想等PC巨头没有时间进军华东市场时,易显忠在广州创立了七喜电脑,即七喜控股的前身,并迅速在华南PC市场站稳了脚。六年后,七夕控股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然而,好日子并不长。移动互联网浪潮下,3C产品逐渐下滑,七夕控股一路下滑。直到2015年,从纳斯达克(Nasdaq)退市的分众传媒(Focus Media)还在七喜控股(Qixi Holdings)背后做了黑手。易宪忠将七喜控股的资产转让给七喜集团并转身离开。

2003年,美国科学家李胜峰回到中国创业,创办了生物技术公司。易显忠是他最早的支持者。早在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之初,易显忠担任董事长,李圣峰担任董事、总经理、科研总监等职务。然而,早期100%的股权仅由HuMab Solutions公司持有,而李胜峰持有HuMab Solutions公司100%的股权。从2009年开始,通过多次增资和频繁的股权转让操作,七喜集团最终成为生物科技的控股股东。

据界面新闻,易家虽非行业人士,但其商业版图却不小,科创板招股说明书显示,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涉及的公司有数十家之多。这其中,也有不少公司的经营范围涉及到医疗领域。据悉,约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直接或间接控制的28家企业的经营范围或主营业务涉及医疗领域,但公司称,该等企业所经营业务与百奥泰所经营业务在业务定位和所处细分领域上有明显区别,与公司不存在同业竞争。

注:文章来自网络。

原油直播室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52jinch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